首页 | 社联概况 | 社联文件 | 部门设置 | 主席风采 | 导师风采 | 社团相册 | 缤纷社团 | 社团文化节 | 规章制度 | 下载中心
主页 >> 社团快讯 >> 海南大学自行车协会暑假绿色环岛骑游之四  
海南大学自行车协会暑假绿色环岛骑游之四
[ 来源: 海南自行车协会 ] 2009/7/30 12:42:00

 

    第九天,万宁

    昨天暮色中登上鹿回头的山顶,看海上白日暮云,岛屿飘渺,城市点积,海风年复一年吹过,想到北方冬日的日暮,莫名的伤感。
    
    早晨起来出发,开始回归海口,我们出三亚后体验了一小段高速,路面开阔,不一会就遇到隧道,在穿梭在一道长一公里的隧道,车辆穿梭的声音因封闭的的空间而激起巨大的回响,幽暗的灯火,由点成排延伸到遥远的出口,就像《练习曲》中穿过隧道的镜头,微微的紧张和兴奋。
    在中午到达陵水县城,在十字路口一个饭店进餐,感觉整体饭菜质量很糟糕,不过大家还是勉强吃了不少,阴天,队员们饭后就趴在桌上休息了,即使街道各种车辆的马达声,喇叭声,还有饭馆的人们吵闹声,都没影响他们的睡眠,陈里思和我说台风又来了,我乐了,环一次岛来三个,有意要考验我们。
    下午路过香水湾,站在路边的山崖望着大海拍打着下面的礁石,海岸线蔓延,沙滩,别墅,行人寥寥,这些天一直在看海,还是没有读懂。石梅湾感觉可以和亚龙湾相媲美,但由于还在开发阶段,没有太多拥挤的商业元素,一所傍海的咖啡厅,一艘搁浅的游艇,恰到好处,开阔而辽浅的海岸线,细腻的白沙,可以开心的向海里走很大一段距离,像小孩子挽起裤腿,却无意发现队友们在坏笑,原来短的骑行裤一下腿部全都被洒黑了,而平日里裤子盖着的部分依旧淡黄色,远远看去好像穿了女生的褐色丝袜,异常搞笑。
    

     在陵水到万宁的一段的道路很漂亮,山川与田园风光相伴,轻快的在路上像放飞的小鸟。

  第十天,博鳌,天堂小镇。

     万宁到博鳌,不过七十公里的骑程。不过,由于蔑视距离,早上十点才出发,正碰上环岛来最热的今天,其实海南的魄力在午后,热的植物在滚烫的烈日下油亮深绿,尤其是此时的椰树,长长地椰枝舞动光线,变化迷离。 博鳌,一提到这个名字,我会想起亚洲论坛长期会址,及悉尼般的城市…

     当我们拐进通往博鳌小镇的公路时,我的印象改变了:夹道的热带灌木,遮挡了我们的视野,公路不宽,车辆不多,镇上房子很小,但别致,以至淹没在绿海中,很低调的小镇,分外平静整洁,仿佛能听到不远处的海潮声…我喜欢这里,谁说天堂就不能这样? 小镇午饭后,在陈里思的带领下,我们沿着海岸骑行,据说他找到了亲友家的靠海好住处,直到进了一个植物园般的园子,我们才确信这是真的。里面椰树林立,恰到好处地挡住了烈日,又展现了蓝天。没有楼阁,却错落有秩着许多小木屋,在林间别有雅致。主人没在,但管理员安排我们各自住进小木屋,进了就傻眼了:里面的装备可比三星酒店,设备应有尽有!爽爽快快洗了澡,幸福到了极点。
  
     海边小木屋,想到海子的诗,面朝大海。穿过椰林,赤着脚踏着草皮,很快就看站在观海的台阶上,这时,我跟东海只隔着一湾白沙滩,原来主人把整个东海和沙滩都纳入了自己的后花园!深蓝的海,引诱着小子们跳进浪花中舞浪,笑声在海湾间回响,我没有参与,只愿陶醉在这个浑然天成的小院里:雕塑,石像,吊床,几艘大小不一旧木船或改成卧室或足够开个露天小酒会的船形桌子,建筑外表均是木质,厨房,餐厅,甚至厕所,都像日式木屋,很羡慕拥有这个园子的主人…

     陶醉中,居然在小木船上睡着了,海风不停吹拂,很凉爽,同时也送来了海的呼唤,我见红日开始西落,便从台阶跳到了沙滩上。
     一个人安静的海岸线,有些在浪中挖贝壳的渔民,很是新奇。海浪一浪推着一浪,正前方是消失在一线上的蓝,远处是伸向海里的栈桥,向大海伸出遥远眸光,我下意识地向她走去,栈道末端是一个观海亭,处在橘红色的礁石之间,海岸线仍在延伸,我着了魔般继续走在沙滩上,走向更远处,这沙滩细腻,不时有螃蟹像一阵风吹着茅草似的爬过,海螺,贝壳,碎碎的到处都是,更远处竟是那个年代废弃在沙滩上的机枪碉堡!属于那个年代的沉默,日复一日守望着大海的灵魂。

  
    暮色正浓,人归木屋。

    
     第十一天:海口,最后的洗礼(上)

    凌晨五点钟起来,在博鳌小镇上站在海边,东方云很厚,潮水漫过昨日留下的足迹,对着东方的大海说声再见,和博鳌这个天堂小镇说再见,我们收拾好行囊迎着晨风出发了。

     在博鳌小镇就餐,是奶茶和包子外加粉汤,这一路早餐都是很油腻的加蛋有肉的面和粉,让我这个吃惯牛奶加馒头面包的北方人很不习惯。阿阔摸着饱撑的肚子又开始嚷嚷了:环岛下来我竟然胖了。这可如何和我的小萝莉讲清楚,这哪是环岛啊,这么享受。其实这是开玩笑的,一路环岛下来很是幸苦,而这最后一天,浓缩了整个环岛天气变化。

    我们骑着单车自由而任性的追逐着地平线,清晨多云,队员们心情都还不错,两个断后的主力小叶子和阿阔也按耐不住跑到队伍的最前面当领骑了,还好,李龙哥三主动押后,让我比较放心。最后一天,我的心又悬起来了。一路上能看到很多动物横躺在在马路,一只惨不忍睹野猫尸体闯入视野,让人很不自在,海南的野生动物很多,在路上见到最多的是蛇,大大小小不下十条,永远的定格在马路上。

    感觉琼海还是比较干净漂亮的,清晨路过,没有太多喧嚣,曙光转过广场的雕塑,迷离。开阔的路面与视角,白色的斑马线在地平线延续,沿路充裕的绿色。天天渐渐阴沉,飘起了小雨,本来适合提速赶路。小谷却有些不对劲,一向喜欢骑在队伍前面的他却落了下来。休整后,再度出发,我也放缓了车速,天降中雨。小谷昨天在海边着凉了,在马路旁吐了,我们为了鼓舞他继续前进,不时开玩笑,说是他的四大护花使者,也撕开嗓子吼几句不成调的曲子。看到他露出微笑的表情很是快乐。不时有车辆驶过,绞起大片水声,随后世界回复了安静。雨中,一队人缓缓骑行。

    在路边小卖铺小谷找了些热水喝过好些,队员们补给了些水和芭蕉,雨停了,天空不一会儿就放晴了,也许是我们穿越了阴雨,太阳又热辣辣的开始炙烤着大地,泊油路远处隐隐约约有积水晃动,空气开始颤抖。涂好的防晒霜被先前的雨冲刷干净了,胳膊有些痛。小谷回复了活力,后面四位爷兴致突然高涨,齐齐的咧开破铜锣般的嗓子唱人神经崩溃的歌曲,一会儿路见不平一生吼,一会儿世上只有妈妈好,还不是对着我“向着法西斯的开火。。。”让我不得不提速前行。

   大伙在接下来的速度出奇的快,原定于在定安休整吃午饭,可是队员们决议一口气杀回海口。途中我们又有些波折,我们的四员领骑人员走错路,竟然都落在最后,让平日里被憋在队伍的中间的队员开开心心的鄙视了一把,当他们来的时候我们齐刷刷的给他们撅起屁股嘲讽,呵呵。此时我们站在海口的路牌下。

  然而我们没想到,到了海口,路反而走的更加坎坷了。



    第十一天:海口,最后的洗礼(下)




    回海口的路途不是很顺利,一队十二骑走到南渡江大桥突然下起暴雨,刹那间天地雾茫茫一片,桥下江水仿佛与天地联成一体,车轮趟过积水,眼前模糊一片,只有队友单车留下的涟漪,水面晃动跳跃,我默默骑着,想,这就是海口欢迎我们的方式吧,全身都湿透了,水在头盔下不断流淌,暴雨抽打在脸上,和被太阳灼伤胳膊大腿,像万千钢针扎入,赤裸裸的野性徒然爆发,不禁情绪高涨,高声咆哮一首《死不了》,胸中气流涌动澎湃,很是痛快。


   雨过后短暂的放晴,我们发现前面的路断掉了,下面的都是很粘稠的红土通向下一条公路,我们小心翼翼推着单车滑擦了下来,我们的鞋车俱泥巴,也顾不了什么,在下面一滩泥水中洗了一下就上路了。


   阴云在远处的天空翻腾,队员们都走在前面了,马路上宽阔寂,一只硕大的蝴蝶躺在路得中间,我下车将其捧在手心,已经死去,却依然美丽,轻轻把她包好放在背包的里,上路。

   云已经开始在路的不远处倒垂连地,为了心中的那份期待,队员们都马不停蹄的赶上前方的路,已经是下午两点多,大雨又开始灌浇,队员们又饥又冷,骑过琼州大桥,骑过在滨江路,雨中,这条平日里夜骑大路线现在却第一次感觉漫长,风雨飘摇,到了海甸岛,本来是可以从南门或东门直接回去的,但队员认为北门最正式,我们骄傲归来。在北门的时候我拿出了会旗,让它在风雨中翻飞,一同分享这淡淡的喜悦,再一次踏在安静的校园,仿佛离开的是几年,一时间百感交集,这些年在路上的梦想,第一次静静在雨中开放。

     轮回之旅,雨落人归。

      

     写在后,首先谢谢严会长,纪洋等省车协的车友以及陈华老师和所有关心支持的我们的人,在路上,我们更加心存感恩,大伙在疲惫之极,依旧努力说笑互相鼓励,每一棵树,每一朵云,每一缕清风,路人的每一个会心的眼神,每一句加油,我们都感到很温馨。在东线的路上,不断有旅行大巴驶过,我看到车里的人们或睡觉,或打哈欠。这种在路上的经历是他们无法体验的。突然对他们有一种同情感。我们的马达就是心脏,青春燃烧,带动车轮驶像遥远的地平线,有一只蚂蚁爬上身,我说,带你去远方旅行。

    对我们的其实这个环岛这些天见到的最多的是蔓延向远方的公路,而听到得,是耳边的风,在自然保护区的林间,在黎族自治区的山里,在棋子湾,博鳌,日月湾等的海边,在正午赶路的烈日下,在突如其来的暴雨中,在露营的星空下,浩瀚的大洋海风都会不知疲倦的永恒吹拂着一批批旅人,我们永远在海风的拥抱中,也许我们不在,而海风依旧。



                                                                         海南大学自行车协会
 

第九天,陵水

 

享受宁静的海风。

 

雕塑

 

时间怎么停了?

 

第十天到博鳌的路上休整。

 

我们小木屋门前的风景

 

不好,脚不老实,被夹住了

 

感谢这块牌子,让我们这里有了一眼奢侈而安静的大海。

 

搏击海浪,我们不光是陆地上的好手。

 

画面

 

浪中挖贝的人

 

遗落在岁月里的碉堡。

 

丰盛的大餐,先从哪里下手呢?

 

我们的小木屋

 

路上的艰辛

 

路上的艰辛

 

胜利的欢呼。

 

核心野驴陈里思,全能,出色的领骑,寡言,常常一手看着手机GPRS导航地图,一边领骑。

 

队员李金元,聪慧随和,身体瘦小但体力极佳,一直在队伍的前面。

 

队员李龙,东北人,性豪爽,常常操着浓浓的家乡口音讲述他的传奇故事,忽悠来忽悠去

 

队员王强,山东人氏,性耿直,体力极为出色,位置仅次于领骑

  -10217104-

队员谷如洋,回族,常常自带干粮,大伙难免有些冷落也自得其乐,很开朗,优秀。

  -10217106-

队员刘冬升,环岛的财务大臣,一手打理我们的吃喝住行,很是出色。

 

核心队员巴里波,探路者,喜欢自由,很有激情,体力超棒

 

队员徐宁,随队专业摄影师,性温和善良,但路上也会爆发自由的野性。

 

核心队员蒋阔文,队伍全能性人才,顾全大局,搞笑也深沉

 

队员高同,财务大臣,陕北人氏,天真烂漫,朴实自然

 

核心队员叶勇,队伍全能性人才,各项极为精通,坚强认真充满活力

 

队长周强,山西人氏,性温和寡言,爱自然,好旅行。

 

海浪一波波来了又去,若干年后的海边黄昏,是否可以拾到今天的点点回忆。

  内容编辑:shetuan1